子曰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。


这句话通常解释成“走着不同道路的人,就不能在一起谋划。比喻意见或志趣不同的人就无法共事。”

但这样的解释合理吗?

我觉得这不合理。倘若这般解释,像是把行“圣人之道”的君子当成走小道、私道的精英小团体了。况且,如果“道不同”就“不相为谋”,那何谓“和而不同”?

那应该如何理解?

这还得从头说起,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该如何断句?按照之前的解释,其断句应该是“道不同,不相(xiāng)为谋”。但缠师将其断成“道,不同、不相(xiàng)为谋”这两种理解之间的关键区别是“相”的解释,前者的“相”常被读作平声,当作副词,而这只是“相”的后生义。“相”,去声,本义是“观察“,引申为“根据外貌判断人的命运”,然后就有了“选择”的意思。这里的“相”就是“选择”的意思, “不相”,就是“不选择”。“谋”,就是“征求解决疑难的意见或办法“,引申为“谋划、商量办法”等。
圣人之道如同大江大河,大河是不会去“选择”的,也不会去强迫“一致”,是“不相”、“不同”的。“圣人之道“之“谋”,就是“不同”、“不相”。

  • “不同“,就是“异”,就像上一章“攻乎异端,斯害也已“所说,对“异”不能攻击,不能去谋求消灭“异“,否则就不能“不同”,就和“圣人之道“相违了
  • “不相”,就是“不以相而相之”,所有的选择都会有假设的标准,也就是以“相”相之,最常见的以“相”相之就是所谓的“以貌取人”,延伸下去,根据思想、观点、经济水平等等,都是以“相”相之,都不是“不相”,是和“圣人之道“相违的。

“不同”和“不相”是密切联系的,“不同”是“不相”的实现,“不相”是“不同”的前提。只有“不相”,才可能“不同”,否则,前提就是“相”,就是以“相”相之,那么怎么可能有“不同”?其结果只能是某种抽象标准、某种统一模版克隆出来的玩意。而只有终于能达到“不同”,这“不相”才有意义,才能实现。

“圣人之道”,归根结底是以“不同”为基础的,只有“不同”,最终才能实现“大同”,“大同“的关键不是“同”,而是“大”,包罗万有,如“天地”般,而不是让花只有一种颜色、鸟只有一种叫声。真正的“大同”,不是“同而大同”,是“不同而大同”,要“不同”,首先就要成就其“大”。无其“大”,就无其“不同”。无其“不同”,就无其“大同”。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6th, 2021 at 09:19 p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